林立青專欄/馬躍比吼笑著說 & 巴奈說不哭

0
攝影/林立青

編按:

2016 年 8 月 1 日,蔡英文總統代表政府向臺灣原住民道歉,並且向受邀在總統就職典禮及總統府音樂會演唱的原住民歌手巴奈說:「你想見我,就隨時來見我。」

2017 年 2 月 14 日,《原住民族土地劃設辦法》公布,將原住民原有的 180 萬公頃傳統領域,劃為 80 萬公頃。這還只是原住民得以合法「討論」的範圍,而非「擁有所有權」或真正將「使用」的大小。

原住民的「傳統領域」,代表的意義是部落得以在特定範圍中與土地擁有者「共管」,在其土地上使用自然資源,以同時兼顧「原住民生活方式」、「保存部落文化」以及「與生態環境共生」。劃定傳統領域,不代表將「土地所有權」劃歸給原住民,而是讓原住民文化得以多一重保障。例如,在任何大型開發案要試圖染指其生存環境之前,有得以抗議與阻止的法源。

換句話說,「劃設部落傳統領域」對原住民來說可謂攸關生存與文化存續;對臺灣所有人來說,也攸關我們是否願意打造一個尊重多元文化的友善環境。

然而,新法公布後,原住民傳統領域卻整整少了 100 萬公頃。也因此,巴奈與馬躍.比吼及其他原運人士,於 2 月 23 日在凱達格蘭大道上召開記者會,之後便日夜駐紮抗議到現在,期間頻遭警方驅離。

直至今日(6/2),在凱道被迫滯留近 3 個半月後,警方以確保市民行車安全為由,在傾盆而下的超大豪雨中強行拆除巴奈等人的帳篷,以及現場的桌椅、原住民搬來的木舟、彩繪石頭及各式藝術品,並且拒絕記者採訪。

NPOst 專欄作家林立青,於日前到凱道支持馬躍.比吼及巴奈,並寫下了如下詩文。

◎ 進一步理解傳統領域議題:莎瓏、馬躍/劃一條「回家的路」──了解原住民傳統領域的16題問答

攝影/林立青

馬躍比吼笑著說

2017.6.1

他笑著說
島嶼的天光不照我們
因為我們皮膚太黑了
轉型正義只到 1945
被欺負更久的事大家記不得了

他笑著說
傳統領域不打折
像是一個人的身體
不可以隨便被挖掉一顆眼睛
當然也不可以犧牲手腳或生殖器
原住民不要這麼野蠻的法律

他笑著說
在凱達格蘭族的道路上辦活動
因為政府禮遇
隨時都有 8 個警察保護我們

他笑著說
帳棚原本滿滿掛著蘭嶼來的飛魚乾
很好吃唷
可是原住民很文明
剩下 2 隻被保育,不可以再吃了
要告訴來訪的孩子
蘭嶼不要核廢料,蘭嶼有飛魚

他笑著帶我去看滿地的石頭
彩繪的要靠在牆邊
收在不會淋溼的雨篷
他熱切說起雲豹和石頭上彩繪的小朋友
還有一顆捧在手上
孩子在石頭上畫著好多原住民手牽手

他笑著要我聽巴奈的歌聲
HIGH 起來的原住民唱歌會充電
如果還一起跟她跳舞
不用睡也會有充飽電的巴奈庫穗

他笑著說
這裡有原住民的船
只是不能划,只在吊車上下
像是承諾原住民的保護法條

他笑著帶我看搭好的竹架
和大石頭堆出來的矮牆
好多盆栽有好多植物種在行道樹下
原住民天賦能綠美化
實在不應該對我們亂丟拒馬

他笑著說他住在凱道
雖然穿制服的把他們趕走過
但已經被趕上百年了
原住民很習慣
凱達格蘭大道也沒有凱達格蘭族
但至少他身邊還有巴奈和那布

他笑著說
他會繼續在這裡
牆上貼著 98 天
只是希望所有原住民都有家可以回

巴奈說不哭

2017.6.2

巴奈說大家不哭
因為早就知道這些人不懂
畫有雲豹的石頭
繩索編織的圖騰,畫布、顏料和筆筒
還有一頂頂綁著花草的帳篷
不應該打包當垃圾載走

這些人不懂
船不是垃圾,船應該留下來紀念
像是這條路名
怎麼可以沒有任何原住民的東西

馬躍唱著歌
被警察團團圍住
拒馬用鋼索練得緊緊的
人牆密密的
他問那布在哪裡

大雨下得很急
其他淹水的區域等不到警察救命
天賜良機
趁著滿百的日子欺負原住民
在沒人走的道路上依法辦理

他們全都穿制服執行命令
有整齊的雨衣
巴奈身上的塑膠布爛爛的
那布的身體被搬來搬去
還在雨中淋雨
他身上只有破掉的塑膠和溼透的毛巾
可是巴奈說大家不可以哭

所有的東西都被丟了
鍋盆在地上敲出聲音
竹架高塔應聲倒地

巴奈安慰身邊的人
200 個警察督看 10 名清潔員
把所有的東西當垃圾丟走

巴奈說這些人不值得流淚
可是其他人哭
在這全臺灣都淹水的時候
垃圾車上推滿原住民的石頭

在這淹水的時候
路的另一端沒有人出來聽他們說話

巴奈沒有哭
巴奈手上點著菸
蹲在那布旁
告訴其他人不要哭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林立青

林立青

一個市場養大的孩子,一路讀完私立科大,拿著文憑進了工地,在工地現場從事監工至今。現實專長為搬弄、造謠和說謊,用來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編織的謊言能夠吸引憐憫,搬弄而成的印象可帶來同情,造謠之後好求取寬容。如此而已。然因多次祈求仍不可得一個不需說謊的人生,唯有文字是最好的卸妝品:將平日堆疊在自己和周遭人的謊言謠言一句句抹去。留下一個完整如初,卻又無法訴說感受的現實人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