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社工就是這麼累!」吳玉琴團隊的無知與背叛/回應社福勞權修法記者會之讀者評論

0

編按:

這個週末不平靜。除了伊甸復康巴士勞動權益事件,自上週五(3/3)早上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吳玉琴偕同社會福利總盟理事長陳節如、老人福利協會理事長賴添福,以及勵馨基金會行政處處長曾孟儀召開「社福團體特性與勞基法的衝突與解套記者會」(參考記者會逐字稿),以及吳玉琴委員一篇會後專訪(參考:「我們的社工現在都這麼累?」吳玉琴立委記者會後獨家專訪)刊出後,社會福利(服務)工作者群情沸騰。

NPOst 作為極切關注 NPO/NGO 工作者各方議題的媒體平臺,針對此事件刊出如本篇評論,期望讓資源如此不對等的各種聲音能互通交流。NPOst 也極為歡迎各方一線工作者繼續針對此事件來稿,讓更多聲音被聽見、看見,最終能促成理性的討論。

寫這篇,是真心希望委員能夠知道基層為什麼會那麼生氣。

我和大多數的社工人沒有太大的差別,對於勞基法的內容一知半解,甚至可說是十分陌生,你跟我說那個什麼幾條之幾,完全可以說是對牛彈琴。從我碩士畢業以來,我的生活就是上班、下班,偶爾假日配合家屬時間進行訪視而要加班,或是機構週末有辦活動,然後加班時數換補休。至於那些說可以換加班費的⋯⋯?我想您一定不是社工吧?連社會局具公務員資格的社工都不一定換得到加班費了,好嗎?更別說是民間的社福工作者了。

對於勞資爭議什麼的,我一直覺得我大概不會遇到,就算遇到了,以前聽朋友或老師說,只要跟勞工局申訴就好了。而且,我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哪有那麼雖小。

無奈的是,我目前確實沒有那麼雖小遇到勞資爭議過,但我卻一直遇到很多雖小的社工。這幾年,遇過不少被強迫回捐、被惡意解雇的學弟妹或朋友。跟勞工局申訴?跟社會局申訴?我遇過機構主管寄存證信函的、打電話給社工家屬要脅不要把事情鬧大,也有叫社會局承辦把社工系統權限關掉,讓社工來上班時只能呆坐在那邊……只要腦子不是長在屁股上的人應該都能夠理解,這到底是要怎麼繼續在工作場所撐下去,撐到進行勞資調解?如果遇到機構同仁不挺的情況,那更是雪上加霜,慘上加慘。

更扯一點的,社工親自跟社會局長官投訴時,社會局的主管說:「回捐的錢也是用在你們的勞健保上,你們其實沒有虧。」之類的鬼話。這些都不是都市傳說,而是一直、一直、一直發生在社工勞動現場的問題。吳玉琴的助理在臉書上嗆聲說「遇到這種事情就來找我」的時候,不知道能不能夠真的理解基層社工的怨氣、恐懼和無助?雖然很不願意說這句話,但勞工局和社會局在基層遭遇勞資爭議時,大多數時候根本都沒有作用,甚至很多時後根本是幫兇,這樣基層怎麼敢出來申訴?

再來,不要說別人,談談我比較熟悉的幾位友人好了。她們工作的機構是承接政府委託的公設民營單位,年終最多是 1 個月,但考績不好會被扣(事實上政府方案年終通常是 1.5 個月,但從來沒有人敢問為什麼,因為去爭取大概只會「被離職」)。再來,談談她的工時。去年她機構要評鑑時,每天工作 9-10 小時是常態,但是他們的下班卡不知道為什麼都會在正常值裡(!?)。此外,平常日上班之外,週末很常辦活動,所以曾經有一段時間,頻繁連續上班 14-16 天。

上述的這一切,都不是特例,而是許許多多基層社福工作者的日常。

爭取勞動權益?實為空談

你說要主動報勞檢?啊,對不起,我忘記吳玉琴立委有要求勞動部不要主動勞檢社福單位的紀錄。還有,吳委員和她助理都說機構內部要勞資溝通,但大家真的可以想一下,那天記者會某基金會代表說出資方的訴求後,隨後馬上在《沃草》上被基層工作人員打臉。我們可以想像一下該基金會高層主管反應是:

(A)對爆料員工說,如果不認同機構做法,請他可以離職;
(B)把事情冷處理,透過公關運作,當沒發生過,等風頭過;
(C)決心進行機構改革,改善基層工作者勞動條件;
(D)執行長見輿論沸騰,出來切割說發言的處長表達錯誤,願意重啟溝通,並對吳委員召開記者會淪於資方陳述的誤會深表遺憾。

我想有爭取過勞動權益或平時會看報紙和網路新聞的基層社福工作者,心裡大概知道上述選擇題的答案會是什麼。但很可惜,從吳委員和該團隊助理的發言,他們似乎都不太能體會基層社福工作者的答案和說真話的處境。

最後,我看到訪談逐字稿末段,吳委員說要做基層勞動的問卷。老實說,這大概也只是補足一個形式而已。真的要問社工的勞動工時或條件,衛福部這幾年已經委託社工專協做了 2 份,一份針對工作狀況,一份針對薪資回捐,吳委員請不要浪費國家公帑,請助理向衛福部要就有了。

在社工專協第 1 份的研究結果中,受訪的社工有超過 70% 每週工時超過 40 小時,其中更有近 18% 的社工,其工時是在 50 小時以上;第 2 份研究則指出,有近 2 成的受訪者曾經遭遇薪資回捐(黑數可能更多)。長期過勞和高工時,還有難看的薪資回捐,在社工界從來都不是祕密,在這種岌岌可危的勞動條件下,勞基法幾乎可以是基層社福工作者如今唯一可以自保的最後一道屏障

自詡社工出身的吳玉琴立委,今天不但不對於結構性的福利民營化制度進行改革,改善委辦經費補助問題(她說「今天不談經費」),卻和社福總盟聯手,試圖要拿掉對於基層社福工作者勞動工時的最後保障,將機構營運的壓力以慈善之名轉嫁給基層社福工作者。敢問吳玉琴委員,到底是誰搞不清楚真正的問題?作為社福立委,如果這不是背叛,什麼才叫背叛?

ps. 最後私心想說:由衷希望吳委員上週五這場背叛基層社福工作者的記者會,接下來不會再給各方再添困擾。例如讓許多地方社會局的公務員因為接到中央指令,需要即刻回傳各縣市照顧機構人力統計數據,而造成地方公務員和各照顧機構工作人員忙翻天,今天又不能好好準時回家陪家人吃飯。真心希望,這件事情不要發生。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NPOst 公益學院 課程公告欄


開課時間:4/6(四)– 4/18(二)
上課地點:金融研訓院(台北市中正區羅斯福路三段62號,近捷運台電大樓站 4 號出口)

課程介紹:

學院初始,我們精心安排了「NPO 財經院」與「NPO 傳播院」兩大系列主題,您可以在財經院中理解到直播打賞、第三方支付、電子商務等新時代工具,如何擴大捐款人族群;您也可以在傳播院中,學習社群經營的心法,同時利用內容行銷、精準的廣告投放、數據分析等工具,讓您將自身理念發揚,將您的社群成倍數擴散。

更多課程詳情請上:http://npost.tw/archives/32538

勞權社工

作者介紹

橘冰月

橘冰月

熱愛組裝鋼彈模型,深信機器人只要是紅色,頭上有角,就會有 3 倍的性能。畢業於朝陽科技大學社會工作系,就讀研究所時,因曾親身體現臺、政社工教授對於科大社工的口誅筆伐,因而立志在社會工作專業發展的論述戰場以被壓迫者的姿態寫債寫償。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