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nya 專欄【索瑪花開】老師,外面的世界真的比較精彩?

0
攝影/Sonya

 

作者按:

一個香港女生,NPO i-Action 創辦人,一個與世隔絕的漢生病康復村。每隔週四,希望你們都會喜歡涼山的故事和照片,一切都是他們最真實的生活、是我和他們最真實的走近。

索瑪花開03

我不止一次聽過貧困地區的孩子跟我說:「外面的世界很美,我們這裡不好,我將來一定要出去!」我問:「誰說的?」「城市來的哥哥姐姐,他們給我們看了很多城市的照片,說了很多城市的故事。」「他們也說我們將來要出人頭地,離開這裏到城市去!」

別讓我知道是哪個「哥哥姐姐」!這樣的話怎能說呢?

每次來訪偏鄉、山區,我都會問自己該「給予多少、告訴他們多少」。以盡量減少在離開後,對他們造成一定的影響與落差。有些時候,我們覺得告訴他們關於世界的一切,是為了增加他們的世界觀,卻忽略了對他們造成的心理落差;我們覺得是帶給他們文明,卻反讓他們討厭現在所擁有的。一不小心,我們都在好心做壞事。

301590_10150402049681011_1153779312_n

攝影/Sonya

某次和朋友討論起他們到山區的探訪,他們其中的一個活動是扭氣球,一個城市孩子都很愛的遊戲。我卻堅決反對。無可置疑那是一件讓孩子們開心的事情,我們也能想像到,他們看到七彩繽紛的氣球時會有多興奮。然而,假如孩子們喜歡上了這玩意,在他們離開後,他們何時才能再次接觸到氣球?

小孩子都很天真,讓他們開心的方法有很多,與其帶一些外來的東西過來,還不如嘗試就地取材,教會他們一些在自己本地就能製作的東西。某次跟朋友到四川的農村做志願教學,我們就地取材教他們製作風箏、放風箏。就是他們學會了、喜歡上了以後,也能自己去做。我們也同時在傳遞一個信息──快樂很簡單,不假外求。

545305_10151053875811011_1547069025_n

攝影/Sonya

孩子很喜歡問我香港是什麼樣子,是不是很漂亮。我不會刻意去說它的不好,但我會選擇性的說。我給他們看我們的摩天大樓、繁華的夜景,同時也看蝸居的生活、汙染的空氣。我喜歡和孩子們討論城市和農村的好和不好,告訴他們,他們的地方有多麼特別。

「老師,你為什麼喜歡我們家?」

「因為你們有的東西,在老師的城市裡是找不到的。」

「我們這裏很窮呀,外面的世界不是都很漂亮嗎?」

「漂亮,也有不漂亮,就好像你們的家,有你們不喜歡的,也有很喜歡的,對嗎?」

攝影/Sonya

攝影/Sonya

我討厭有些人老是跟他們說要離家發展,出去就是文明和進步的代表。留村又怎樣?城市與農村或山區,從來就不該是一個對立面,也不是成功與否的準則。曾有村校的學生跟我說:「霍老師,我可以不繼續讀中學嗎?我不喜歡讀書,但我很喜歡種田。」多讓人鼓舞的話,至少他找到了自己喜歡的東西!

外面的世界是很精彩,但我們不是要讓他們嚮往外面的世界,而嫌棄自己的家;不是要讓他們在這巨大的落差中,覺得外逃才是唯一的出路。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就算是貧困落後地區,也能透過電視機看到他們所不能觸及的世界。我們不可能不讓他們得知外面的一切,卻也必須好好處理這當中的落差。至少,這個落差並非要由我們去製造,或是不可避免的製造後,也能在離開前盡量減少其中的影響。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Sonya

Sonya

80 後,香港人。從記者、公關,輾轉跳進了 NGO,負責災害管理工作。曾赴前線災區,亦曾派駐四川工作 2 年,專責汶川地震重建項目。後因心繫涼山,辭職成立自己的 NPO「i-Action」,從此與涼山和「痲瘋村」建立深厚感情,更把自己視為半個涼山人。需要養家,唯邊經營 NPO,邊打工賺錢。曾「兼職」空姐,甫又轉為自由攝影師。喜歡文字,喜歡攝影,喜歡以不同身分看世界,用照片說故事。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