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 Peace Game 世界和平遊戲」用實境遊戲引發國際議題思考

0

前情提要:現今關於教育的討論,不僅熱烈且是多面向的:涵蓋各種角度和議題、或討論好的教學方法、或充足的教學工具,並賦予相當的期待或是造成新的流行。但是有時我們卻忘了專注於給學生最基本的、能幫他們面對挑戰的工具與心理素質,面對一切問題、機會、人際關係、衝突時所該具有的能力。

「World Peace Game 世界和平遊戲」是由時代雜誌評選十二大具影響力的教育家 John Hunter 所設計,把他30多年的教學歷程去蕪存菁,將真實的世界性議題融入在虛擬的遊戲框架中,在世界和平遊戲中設計了50個環環相扣的危機當中,造成各國之間的矛盾衝突,戰爭一觸即發,孩子們會擔任各國的閣員,共同思考如何解除錯綜複雜的危機。

這遊戲無法速戰速決,也沒有保證破關的公式。遊戲過程有無數挑戰和衝突、跟無可避免的無盡的挫折,通常他們會有一半的時間覺得自己是成功的,也有一半的時間覺得自己是失敗的。在16~20個小時的遊戲過程當中,孩子們會發現唯有透過團隊合作與有效溝通才能在遊戲中獲勝。

「如果孩子們能夠透過世界和平遊戲,學會獨立思考以及創意思考,並且套用在解決現實生活中的問題,他們或許可以拯救大家。」

台大畢業的林哲宇和黎孔平,現在是世界和平遊戲在台灣的推廣者,他們在2015年8月前往美國接受 John Hunter 的世界和平遊戲引導者正式授證,並與各國教育家交流,期望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舉辦的國家。因此,2016年寒假在台灣就會開始誕生世界和平遊戲的冬令營與夏令營,同時也開放在學期中與各級學校團體合作。

下文節選自林哲宇2015年11月23日所寫的「邁向一條向孩子學習的道路」,從有趣的角色描繪、到深層的思考脈絡,內文生動的再現了亞洲首發場在武陵高中的實況。

3

文 / 林哲宇

昨天遊戲開始時,武陵的孩子一改上週劍拔弩張的氣氛,各國開始「河蟹」了起來,你知道的,因為孩子想要「完成遊戲」。

天人交戰之中,突然世界銀行公開承認自己就是派兵轟炸湧格勒聯邦的兇手,讓整段遊戲進入白熱化的階段。世界銀行表示,當初會做出這樣的決定是希望透過一個小的戰爭,減少國際對湧格勒聯邦的孤立,減少大家對其的敵意。

寶皇帝國的國務卿立刻進行了回應:「我可以理解世界銀行你們想要減少湧格勒聯邦的孤立,但最後你們卻造成國際間更多的對立,這樣真的是對的嗎?」

神秘帝國的第五代至高無上王舉手發言:「老實說,我認同以戰止戰的想法。姑且不論世界銀行這樣充滿風險的做法造成的結果,我覺得我們可以思考的命題是:『一個國家發動戰爭是為了停止戰爭,到底合理還是不合理? 』」

少數民族寧族的首領皺著眉頭發表自己的看法:「其他國家成立北約軍事同盟組織確實值得嘉許,但是我一直在想這樣是不是另外一種『集體霸凌』?我們雖然說這個組織是為了達成和平,但是我們有哪一個國家去和湧格勒聯邦溝通了?」

建立平台對話的勇氣

雪藏國首相舉起他的手:「哲宇,我想要說出身為一個國際最貧窮國家首相內心的感受可以嗎?」

4

首相緩緩地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深思熟慮的表情就如同這些遊戲日當中表現出的卓越領導風範。「當一個鄰國軍事力量這麼強大,且不時派出戰機在我們國家領空盤旋時,我真的很『害怕』。所以,比起和他們溝通,我當然會傾向和一群對我們比較友善的國家親近,我心裡當然知道要去和他們對話,但要與湧格勒聯邦進行對話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

湧格勒聯邦的國防部長向大家解釋其實最初國家購買無人機的原因:「我們當初是因為看到 War-J 買了無人機,我們害怕,為了保護自己所以才買了這些戰機。其實我們真的沒有打算侵略任何的國家。而且在你們突然成立北約組織把我們排除在外的時候,其實我們也很害怕啊!誰知道你們軍事同盟是不是要攻打我們!」

湧格勒聯邦的經濟部長:「我突然覺得真實世界很恐怖。若不是在遊戲當中有這樣的討論平台,我們根本不知道其他人在想什麼。我其實覺得很愧疚,即使我知道當初首相及國防部長購買軍備好像不太妥,但是我並沒有透過職位發揮影響力與他們對話,最終導致了現在的結果。如果再一次,也許我會勇敢地和他們進行對話。」

誰對誰錯?

一位同學突然舉手打破沈默:「哲宇,這個遊戲實在太有趣了!每個人都在這個遊戲裡面經歷了一段與自己對話的歷程,我們雖然都知道什麼是對的事情,但是好像最後還是會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去應對這些難解的紛爭。」

「對啊!對啊!我們一直在討論誰先打?誰對?誰錯?可是其實誰都沒有錯!當我瞭解湧格勒聯邦增兵其實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國家時,我突然間就懂了,其實大家都只是想要讓自己的國家更好,這不就是我們身為一個國家領袖該做的,不是嗎?

「我覺得真正的問題根本就在於我們都太害怕了!沒有人願意去溝通,所以大家就陷入了對立當中……」

5

在世界和平遊戲當中,我可以選擇暫停整個遊戲,建立一個平台讓大家進行討論。但是真實世界當中卻無法像遊戲一樣可以隨時建立對話平台,國際間的軍事衝突、對於彼此的不諒解,自然無法有效地展開平台溝通與對話。

因為那裡有人!

這讓我想到我的人生之師SGI會長池田大作先生,在冷戰期間面對日本國內的輿論撻伐,仍然毅然決然前往中國與蘇聯的兩位領袖對話(周恩來總理及柯錫金總理)的故事。前往蘇聯時,柯錫金總理帶著疑惑與猜疑的神情詢問池田先生,你代表的到底是什麼單位?池田先生這樣說:「我是一介平民,正因如此,行動才不受利害、立場與體制等拘束。以『同樣是人類一份子』的立場來與您見面!」

我真心地期待著這些未來可能成為國家領導者的孩子,記住此時此刻這種開誠佈公與其他國家首相對話的感覺,因為這個對話的感覺正是未來重要的和平種子。孩子們在這個遊戲當中真實的學到:「一紙條約,容易生變,只有樹立民眾彼此真摯的理解﹑信賴關係,才能有真正的國際友好。」也許就像孩子說的一樣,對話始自於打破冷漠的「勇氣」。

10

邁向一條向孩子學習的道路

雪藏國的國務卿在遊戲的最後這樣分享:「我覺得我在世界和平遊戲學到好多。每個遊戲日,都讓我必須得像領導人一樣不斷的『做出決策』然後對自己的決策『負責』。我每次都覺得自己做了很多錯誤的決策,感到非常的挫折和沮喪,可是遊戲不能重來,就跟現實生活一樣,我只能不斷的遊戲的進行當中再想出新的方法彌補或改善這樣的結果。

我們也選擇了一條「向孩子學習的道路」邁進,期待在未來的每一場世界和平遊戲當中,看到更多美麗的風景。看完了這些,如果你有一些感動,想要了解更多世界和平遊戲,可以來這些地方看看:

粉絲專頁:世界和平遊戲 台灣推動計畫 (快來快來按讚!)
官方網站:世界和平遊戲官方網站和報名細節

 

按讚,追蹤更多好文章:


▼ 這篇不能只有我看到!分享給朋友一起讀 ↓ ▼

作者介紹

NPOst 編輯室

NPOst 公益交流站,隸屬社團法人臺灣數位文化協會,為一非營利數位媒體,專責報導臺灣公益社福動態,重視產業交流、公益發展,促進捐款人、政府、社群、企業、弱勢與社福組織之溝通,強化公益組織橫向連結,矢志成為臺灣最大公益交流平臺。另引進國際發展援助與國外組織動向,舉辦每月實體講座與年會,深入探究議題,激發討論與對話。其姐妹站為「泛傳媒」旗下之泛科學、泛科技、娛樂重擊等專業媒體。NPOst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npost.tw

0 comments

FACEBOOK讀者迴響